手机购彩邀请码:“伊斯兰国”首领藏身何处-青年参考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9年04月11日 星期四
中青在线

“伊斯兰国”首领藏身何处

综合编译 胡文利   青年参考  ( 2019年04月11日   01 版)

    巴格达迪(资料图)。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3月24日,叙利亚民主军战士在满目疮痍的巴古兹镇自拍留念。控制巴古兹的恐怖分子3月21日宣布投降,当地被认为是叙境内最后一个IS地盘。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伊斯兰国’(IS)已经百分之百覆灭。”美国总统特朗普抖动着手中的叙利亚地图,对守候在佛罗里达州棕榈滩国际机场的媒体记者说,“瞧我2016年胜选时是什么情景——所有地方都是红色,代表IS的势力范围。现在,一丁点儿红色都没了!”

    这不是特朗普第一次宣布IS灭亡,不过这次,他有白宫的背书。白宫发言人桑德斯3月22日表示,美国支持的叙军已将IS“从最后的据点连根拔除”。

    白宫的“官宣”立即遭到知情人士反驳。美军一名匿名高官告诉美国《时代》杂志,美国支持的叙利亚民主军“还在(IS最后的主要据点)巴古兹镇的地下洞穴中清除其残部”,有时战况激烈。

    更重要的是,IS的首领巴格达迪仍然下落不明。

    没人知道他如何操控“恐怖王国”

    全球头号通缉犯巴格达迪曾先后在两个极端组织——“基地”和IS——担任首领,策划并发动了多次震惊世界的恐怖袭击。联合国安理会10年前就将他列入了黑名单,美国政府更是为他开出2500万美元的悬赏。

    1971年,巴格达迪出生在伊拉克萨马拉,2004年因在伊从事“反美军事活动”被美军关进监狱,10个月后获释。随后,他加入基地组织的伊拉克分支,并成功上位。2011年叙利亚爆发内战后,他趁乱崛起,拉拢反对叙总统阿萨德的武装,占领了伊叙毗邻的大片领土,包括拉卡、摩苏尔等重要城市。2014年6月,他率领的极端组织宣布成立“国家”。“IS是现代历史上最黑暗、最残酷的篇章之一。”《时代》称。

    IS从迅速崛起到走向衰落,巴格达迪始终躲在幕后。

    据俄新社报道,IS倒台后,库尔德武装没有发现他的下落。有消息称,他剪短胡子,还染了色,体型也比几年前变化了不少,很可能已“乔装成平民逃走”。

    巴格达迪神秘莫测。据美国福克斯新闻网报道,被捕的IS成员供述称,就连高层也没有几个人见过他,见到他的真面目是件“相当危险”的事。没人清楚他如何操控“恐怖王国”,没人了解他的行为举止。对于其家人,外界知之甚少。2014年,他的前妻萨加·杜莱米和女儿在黎巴嫩被捕,一年后获释,以交换被基地组织绑架的黎巴嫩警察和士兵。2018年7月,他的儿子胡赛法·巴德里在与叙政府军的战斗中丧命。

    巴格达迪唯一一次公开露面是在2014年6月29日。当时,摩苏尔民众聚集在历史悠久的努里清真寺进行祷告,突然,一名蓄着大胡子的男人走上讲坛,发表了煽动人心的演讲。

    “接受带领你们的责任,对我而言是种负担。我并不比你们更优秀,也不比你们更高尚。如果你们认为我走对了路,就帮我一把;如果你们认为我走错了,就劝我停步。”巴格达迪说,“我怎样顺服神,你们就要怎样顺服我。”

    巴格达迪患有高血压和糖尿病,有传言称,空袭给他留下了治不好的伤病。多年来,各国媒体多次报道他的死讯,然后很快被“打脸”。2017年,俄罗斯官员称他在拉卡死于空袭,不久他就怒刷了存在感:在一段音频中,他呼吁追随者“烧死无处不在的敌人”。2018年8月,他发布了音频,引用当时一场空袭事件鼓励追随者“坚持战斗”。专家认为,两段音频中的声音确实是巴格达迪。

    那是人们最后一次听到他的消息。之后,他便销声匿迹了。

    “他肯定还活着。”伊拉克的恐怖主义研究专家希沙姆·哈什米告诉马来西亚《亚洲时报》,“他没参加过战斗,也没上过战场。”

    “逃跑大师”藏身“无法征服”的沙漠?

    巴格达迪堪称“逃跑大师”,手段相当高明。这位神秘的统治者行事低调,不断改变“伪装”。

    “他深谙生存之道。”伊拉克的政治研究员法德尔·阿布·拉格耶夫告诉福克斯,“他穿便装,以普通汽车代步,身边只有哥哥和司机,他们也穿不引人注目的便装。他和随从都不带手机或任何能被追踪的设备。”

    巴格达迪通过一个“精挑细选”的团队与外界保持联络。这些信使代号“酋长的邮差”,大多是他家族中的女性。“她们用口头或书面方式传递信息,有时传递的密文连她们也解不开。当然,她们都不带电子设备。”哈什米说。

    《巴格达迪——恐怖主义之王》一书的作者索非亚·阿玛拉指出,摒弃现代通讯设备的做法从基地组织兴起。“不过,IS是第一个让女性在‘圣战’中发挥重要作用的组织。本·拉登领导的基地组织可不这么干。”她告诉《亚洲时报》,在巅峰时期,巴格达迪身边有3名妻子和一群保镖,但现在“全世界都在追逐他……以目前的处境,我怀疑他还会不会冒险带上这些妻子”。

    “我们相信,他藏身于伊叙边境的沙漠,在伊拉克西北部的巴吉镇和叙利亚的哈金镇之间穿梭游走。”哈什米认为,巴格达迪有“狡兔三窟”:帕尔米拉城外的巴迪亚地区、靠近霍姆斯省的沙漠据点,以及他的出身地伊拉克。

    有情报称,约1000名IS成员携带多达两亿美元的现金逃向了伊拉克。但有叙利亚线人告诉《亚洲时报》,有迹象表明巴格达迪藏在巴迪亚,他在该地区至少还有1000名忠实的追随者。

    帕尔米拉以东多为山地,海拔高,气候恶劣。从2014年美军发起全球军事联盟、对IS宣战,IS就开始在山间挖洞。“IS高级成员带着大量武器、现金来到这片山区。这里没有道路和居民,住在沙漠里的贝都因人也不进山。无论派轰炸机还是地面部队,都不可能征服这个地方。”这名线人说。

    巴迪亚9万平方公里的广袤沙漠,为IS提供了广阔的藏身地。沙漠名义上受叙政府军及其盟友俄罗斯控制,但这片地区极难掌控。“IS在地下挖隧道藏身,再用颜色与环境相似的材料盖上,从外面看,到处都是茫茫沙漠,你无法判断他们钻进了什么地方。”阿玛拉说。

    “每个恐怖组织的首领都有狂热而强大的小圈子,他们忠心耿耿,不可能被动摇或收买。在圈子之外,这些首领也获得了民众支持。”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杰弗里·西蒙告诉福克斯,“但随着时间推移,组织中的新生力量不断壮大,首领会逐渐失去影响力,就像本·拉登那样。美军找到并杀死他花了近10年时间,找巴格达迪可能用不了那么久。这只是时间问题。”

    IS会死灰复燃吗

    在通往前线战场的道路上,废墟随处可见。建筑被炸弹夷为平地,油田设施被洗劫一空。节节败退的极端组织挖开了通往叙利亚边境的道路,他们仍然在负隅顽抗。

    IS丢失了疆土,但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摩苏尔附近地区的小规模叛乱有回升之势。伊拉克官员承认,过去一年里,炸弹袭击和斩首示众的案例有增无减。据英国《卫报》报道,摩苏尔和尼尼微平原上曾升起IS的黑色旗帜,但很快被撤下。

    在巴格达迪最后一次公开的录音中,他自称“给病人带来了喜讯”,鼓励支持者不畏失败,不管到哪儿都要发动独狼袭击。他还呼吁更多的信徒“起来反抗”,无论他们身处沙特阿拉伯、约旦还是西方国家。

    “IS的前身‘伊拉克伊斯兰国’败于美国支持的伊拉克‘萨哈瓦特’行动,他们逃进沙漠,休养生息,然后在2013年改名为IS,卷土重来。”阿玛拉说,“如今他们又一次躲进了沙漠。战争还没结束。”

    尽管成千上万名极端分子已高举双手走出IS最后的堡垒,极端思想仍然存在,一场又一场战火将它淬炼得越来越顽强。“哈里发王国不会倒塌。”一名60多岁的叙利亚妇女告诉法新社,“它已扎根在下一代人的大脑和心中。”另一名妇女表示,IS留下她们,是因为她们会成为男人们的“沉重负担”。她们相信,有朝一日,IS会回来统治这片土地。

 

“伊斯兰国”首领藏身何处
英国脱欧的国际影响开始显现
森林大火肆虐韩国
美国海军进入扩军时代
日本年轻人摒弃“我慢”文化
唱衰北约有点儿早
俄罗斯“高考”要考汉语啦
女方求婚会让男人“不够爷们儿”吗
没钱没背景 她拿到美国39所大学的录取通知
展品爆仓怎么办?美国博物馆: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