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购彩邀请码:未来的日本会迎来女天皇吗-青年参考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9年05月09日 星期四
中青在线

新天皇登基 日本再掀性别争论

未来的日本会迎来女天皇吗

综合编译 袁野   青年参考  ( 2019年05月09日   01 版)

    5月4日,日本德仁天皇夫妇首次公开亮相,在东京接受国民参贺。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5月1日,东京皇居国事厅举行了德仁天皇的“剑玺等承继之仪”,安倍内阁唯一的女阁僚片山皋月(右中)成为现代首位出席天皇登基典礼的女性。不过,新皇后雅子由于皇室传统未能参加典礼。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日本皇室遭遇“人口危机”

    5月1日,59岁的德仁登上了菊花宝座。此前一天,他的父亲、85岁的日本明仁天皇正式退位,成为200多年来首位“生前退位”的天皇。

    在东京皇居国事厅举行的登基仪式,以另一种方式创造了历史:现代首次有女性出席天皇的登基典礼。据日本放送协会(NHK)报道,5月1日,首相安倍晋三内阁唯一的女性阁僚、地方创生相片山皋月身着和服,在现场见证了德仁天皇继位。另一名女性、宫内厅仪式委员会副长岩见美铃则站在墙边。

    德仁的妻子雅子是新皇后,却不被允许参加这场典礼。在美国《纽约时报》看来,这是女性在日本皇室地位不高的又一例证。

    根据规定了继承顺序及相关大部分礼仪的日本《皇室典范》,新天皇接过代表合法继承皇位的神圣宝器时,皇室女性不得在场。禁例还不止于此:女性不能继承日本的皇位;出身皇室的女性婚后必须正式脱离皇室,且其子女无权继承皇位。

    这些规定使得日本皇室继位人选十分稀缺。德仁天皇登基后,继位人选将包括他的叔叔、83岁的常陆宫正仁亲王,以及德仁的弟弟、53岁的秋筱宫文仁亲王和秋筱宫文仁亲王12岁的儿子悠仁亲王。德仁和雅子的独生女、17岁的爱子内亲王不具有继位资格。

    日本《朝日新闻》报称,悠仁亲王年纪太小,无法参加5月1日的典礼,因此只有天皇的弟弟和坐在轮椅上的的叔叔,见证了德仁接过作为神圣宝器的剑、勾玉,以及国玺和天皇御玺。

    “皇室面临的危机迫在眉睫:子嗣凋敝。”《纽约时报》写道,“日本人口在萎缩和衰老,皇室亦如此。”

    “这是有目共睹的,对吧?”日本开放大学的政治学教授原武史一边观看即位典礼的直播,一边对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说,“这个家庭面临的问题有多严重,显而易见。”

    2017年,日本国会通过了允许明仁天皇退位的一次性法律,其附加条款是,鼓励研究允许皇室女性婚后留在皇室、赐予其子嗣继位权的可能性。不过,迫于保守派的压力,附加条款未提及女性继承权。NHK报道称,德仁今年2月在新闻发布会上承认,“皇室男性成员比例下降”和“女性成员婚后须离开的事实”,可能影响这个家族的未来。

    有分析人士认为,德仁在暗示管理皇室的规则应该改变。“我觉得,他巧妙地暗示了他支持由女性继位。”日本天普大学亚洲研究主任杰夫·金斯顿告诉CNN。

    各方对“女天皇”态度不一

    虽说政策成败参半,但安倍政府的确采取了不少措施,希望改善女性在职场中的权利和地位,以补充该国日益减少的劳动力,并为经济注入活力。安倍还承诺,将在德仁登基后公开讨论皇室女性的相关问题。

    “我认为这不是他们乐见的,但他们别无选择。”美国波特兰州立大学历史学家、日本问题专家肯尼斯·洛夫对CNN说,“他们面临着皇室继承人的匮乏。”

    德仁和雅子只有一个孩子:爱子公主。爱子公主出生后,政府曾考虑修改法律,将女性加入继位人序列,然而2006年悠仁的出生令讨论被搁置。

    保守派反对由女性继位,强调传统和血统的重要性。“如果由女性或皇室女性的子女继承皇位,将是重大转变。”日本丽泽大学的法律和哲学教授八木秀次对《纽约时报》指出,“那将意味着皇族与普通家庭没什么不同。”

    “最终,‘皇统’将会结束。”他说。

    事实上,如今的日本皇室传统正是时间推移的产物。“继位权仅限于男性,这是近代才有的观点。”日本大手前大学文化与历史研究副教授凯瑟琳·田中告诉《纽约时报》,“这无关‘传统’,而是特定政治、宗法世界观的反映。”

    目前的继承制仅可追溯到19世纪的日本明治时期,然而,日本神话将天皇承袭一路追溯至2700年前。在125代有记载的日本君王中,当符合条件的成年男性继位人缺失时,曾有8名女性以女天皇的身份进行统治。

    据日本经济新闻社报道,公元592年,推古天皇成为日本第一位女天皇,她的侄子是大名鼎鼎的圣德太子。此后直到公元770年,在不到200年的时间里,8代中出现了6位女天皇,总计在位时间近90年,形成了日本历史上的“女帝时代”。再向前追溯,日本弥生时代的邪马台国也有一位闻名遐迩的女王卑弥呼(约公元159年至249年),《三国志·魏书·倭人传》中有关于她的记载。

    如今,舆论支持女性登上日本皇位。日本第二大日报《朝日新闻》的民调显示,超过四分之三的受访者支持女天皇;日本共同社5月2日公布的民调称,79.6%的受访者支持未来由女性登基,13.3%反对。

    来到皇居外观礼,期待一见新天皇的民众中,也有人表达了这样的期望。“我想知道,女天皇有何不可?”41岁的服装公司职员冈田岸南对CNN说。就像其他跟性别挂钩的传统一样,她希望继位权也能与时俱进,不允许女性登上相扑台的传统就让她耿耿于怀。去年4月,有位市长突然晕倒在相扑台上,一名女性观众上去为他进行心肺复苏,结果被裁判赶了出去。“这些做法都该改一改了。”冈田说,“应该平等对待男女。”

    在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已在位60多年,荷兰、比利时、瑞典、挪威和西班牙的王位继承人中都有年轻女性。日本与其他君主国的步调并不一致。分析人士指出,将新皇后排除在丈夫登基仪式的关键部分之外,与日本促进性别平等的努力不符。

    “他们忘记了这会产生什么样的国际影响。”日本京都外国语大学公共外交学教授南希·斯诺对《纽约时报》说,“内阁里只有一名女性,看到这样的画面我不禁要想,嘿,天皇的妻子、新皇后在哪儿?”

    新天皇“求变”

    明仁天皇生前退位本身就代表着突破传统,观察人士认为,向新时代过渡是革新皇室传统的好机会。“我希望我孙女能拥有这样一个世界:人们会说,‘这可能是传统,但既然我们能改变退位的观念,我们也能改变皇室女性成员不出席仪式的观念’。”梅兰妮·布鲁克对《纽约时报》说。她在日本生活了27年,目前经营一家咨询公司,为希望在日本做生意的外国公司提供服务。

    刚刚成为皇后的雅子,曾代表日本君主制迎来变革的希望。嫁给德仁之前,毕业于美国哈佛大学的她是前途似锦的外交官。人们希望这场婚姻帮助皇室接受女性角色的现代化。

    但奇迹没有出现。成为太子妃的雅子放弃职业生涯,作出了和成千上万名日本女性一样的牺牲。生不出男性继承人的巨大压力让她患上了抑郁症,近年来很少出现在公众视线中。“雅子的状况肯定会逐渐好转,但病情仍会起伏。”德仁在2017年说,“我希望她谨慎地一步一步扩大自己的活动范围。”

    基于对皇室的敬意及对雅子的深切同情,日本民众很少公开谈论此事,但心里难免存着疑问:作为新皇后,她能否肩负未来的职责?

    “她的存在向日本公众传达了她的牺牲精神,以及置身那个位置的不情愿和矛盾心理。”京都外国语大学社会学教授根本宫美子说。

    暗示希望退休近3年后,明仁天皇才得以卸任。鉴于日本国会耗时漫长才通过允许他退位的法律,任何针对传统的改变都可能来得很慢。日本一桥大学工商管理学教授江川雅子告诉《纽约时报》,“日本民众有一种感觉:随着社会期望的改变,我们必须改变体制”。

    德仁表示,他相信君主制应该适应现代社会。“我相信,正如每个时代的新风一样,皇室的角色在每个时代都会变化。”明仁表示退休意愿后,德仁在2017年说,“我想从过去中学习各种各样的东西,坚定地发扬自古传承下来的传统,同时寻找皇室在未来所应扮演的理想角色。”

    不过,有政治分析人士警告,不应让皇室掌握影响社会变革的重权。

    “新皇后不能出席重要的登基仪式,在我看来荒唐透顶。”日本智库“山猫综合研究所”所长三浦瑠丽对《纽约时报》说,“但我对皇室政治化表示关切,因为这可能破坏民主自治制度。日本政坛的两派都想利用皇室推动自己的政治议程。”

 

未来的日本会迎来女天皇吗
美国“极限施压”,伊朗有对策吗
北极能成为海洋垃圾的“终点站”吗
MBA遇冷,但MBA时代并未终结
新君加冕 泰国完成王权更迭
世园会:中国给世界的“绿色名片”
职场夫妻的“双城故事”
俄罗斯国防工业遇劲敌
“黑水”雇佣兵团卷土重来
他们告诉你 读博有啥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