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购彩邀请码:俄潜艇事故真相或成“永远的秘密”-青年参考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9年07月12日 星期五
中青在线

俄潜艇事故真相或成“永远的秘密”

作者 史春树   青年参考  ( 2019年07月12日   06 版)

    7月第一天,俄罗斯海军遭遇了自2000年“库尔斯克”号沉没以来最严重的潜艇事故。当天,一艘特种核潜艇在巴伦支海俄罗斯领水发生火灾,有毒气体导致艇上的14名军官遇难。俄官方公布的名单显示,遇难者包括7名上校、4名中校、两名少校和1名大尉。一次失去这么多通晓水下作战的专业人员,俄海军蒙受的损失难以估量。

    一时间,各国媒体将目光投向巴伦支海。然而,正如俄总统普京的新闻秘书佩斯科夫所言,发生事故的潜艇及其使命均属机密,“相关信息不允许对外发布,今后也不会公开”。因此,在流传于坊间的种种传闻乃至蓄意炮制的谣言之间,各国军事观察家只能借助俄官方透露的零散信息和第三方分析,一点点尝试还原这起事故的真相。

    俄水下特殊部队意外曝光

    外媒指出,这起事故的主角为10831型“洛沙里克”号。该艇1988年开工建造,耗时十余年完工,作为俄官方所称的“核动力深水站”服役。迄今为止,“洛沙里克”号仅留下几张模糊的照片,航速、潜深、排水量等重要性能指标均为外界推测,舰艇编号也有AS-12和AS-31两种版本。

    美国潜艇网站“H.I.SUTTON”汇编的资料显示,“洛沙里克”号的艇体结构十分特殊,由一串钛合金球体构成内部耐压壳,具备在深水区长时间活动的能力,还被冠以“旋转木马”的绰号。不过,这些细节目前还是军事爱好者的猜测。

    这艘潜艇的实际控制者比它更神秘。从编制上看,“洛沙里克”号属于去年刚成立的俄北方舰队第29潜艇师,真正向其下达任务指令的是“深水研究总局”(GUGI)。后者由俄罗斯国防部直接领导,承担隐蔽侦察、武器测试、海底地形测绘、重要物资打捞、敷设/破坏海底电缆等非常规任务,在北极地区的军事行动中不时低调出现。

    因事故曝光的“洛沙里克”号是该部门中体型较小、服役时间较短的成员。按照“H.I.SUTTON”的说法,除了众多小型潜艇乃至无动力潜水器,GUGI还有至少两艘充当母艇的大型核潜艇,分别为“波德莫斯科维”号(BS-64)和“奥伦堡”号(BS-136)。

    二者由“德尔塔”级战略核潜艇改造而来,艇体腹部经重新设计,能与“洛沙里克”号这样的小型潜艇实现水下对接,在不暴露自身的前提下向小潜艇补充人员和给养。

    俄《生意人报》援引匿名信源称,事故发生时,“洛沙里克”号正从大概200米深的海床上升,准备在科拉湾西部的一处训练场与母艇对接。附近的渔民注意到,7月1日当天,“波德莫斯科维”号突然快速浮出水面,舰桥上出现了明显的骚动。不久,两艘拖船和一艘军舰赶到,护送这艘母艇返航。人们始终没有目击“洛沙里克”号的踪迹,不能排除其在抢险成功后与母艇会合,由后者吊挂在吃水线以下,悄悄返回了基地。

    潜艇火灾为何如此凶险

    事故发生次日,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遵照总统普京的指示抵达俄北方舰队基地北莫尔斯克。他稍后对俄媒透露了一个细节:“洛沙里克”号上还有俄国防工业联合体的至少一名民间专家。绍伊古表示:“他们(艇上的军人)将该专家从被大火吞噬的隔间中疏散出来,关上舱门以阻止火势进一步蔓延,为潜艇的生存战斗到了最后。”

    美国“The Drive”网站分析称,潜艇内部是封闭的,这导致艇内失火比一般的火灾凶险很多——火焰和毒气会迅速充满整个舱室,甚至借助通风系统向潜艇的其他部分倒灌。一般来说,潜艇吨位越大,留给艇员抢险的时间越充足;考虑到“洛沙里克”号这样的特种核潜艇排水量只有1600吨左右,艇上人员不得不在一瞬间直面生死抉择。

    耐人寻味的是,俄军方消息渠道《红星报》在报道事故调查进展时,一度配发了尚在建造中的09852型“别尔哥罗德”号潜艇的图片。“别尔哥罗德”号也属于特种核潜艇,与发生事故的“洛沙里克”号相比可谓庞然大物。外界不清楚《红星报》提及09852型潜艇的意义,但流传于互联网上的照片显示,除了发射大名鼎鼎的“波塞冬”核鱼雷,“别尔哥罗德”号也能与小型潜艇配合使用。换言之,该艇今后有机会成为两艘现役母艇的继任者。

    7月4日,《红星报》网站将上述图文删除。华盛顿智库“海军分析研究中心”研究员杰弗里·埃德蒙兹认为:“考虑到这些(特种)潜艇的先进程度和稀缺性,‘洛沙里克’号事故可能对俄罗斯深水研究总局产生深远影响。”

    诸多秘密随逝者而去

    7月4日,绍伊古赶回莫斯科,向普京当面汇报了初步调查结论。克里姆林宫官网随即刊出了两人的部分对话,进一步揭示了这起事故的关键细节。

    首先,绍伊古确认事故原因是潜艇的蓄电池起火,而非一些媒体此前所说的“瓦斯爆炸”。他对普京表示,潜艇可以修理,有望很快重返作战序列。

    其次,绍伊古承认出事的潜艇为核动力。他强调,核反应堆已被封锁,所有人员已撤离。艇员们采取必要措施拯救反应堆“是日常工作”,这意味着维修可以加快。挪威等北冰洋周边国家在获悉俄方通报后的第一时间进行了辐射检测,未发现异常。

    此外,针对遇难者家属的优抚工作,绍伊古提到,将与每位遇难者的家庭合作,为仍在学习的儿童提供良好的教育并确保为遗属提供体面的生活水平,“有未成年子女的家庭有权继续领取去世者的工资,直至这些子女成年”。

    两天后的7月6日,14名遇难者的葬礼在圣彼得堡以非公开方式举行。根据普京的命令,其中4人被追授“俄罗斯英雄”称号,其余的人获颁“勇气勋章”。英国广播公司网站报道说,这些俄罗斯海军精英的自我牺牲精神在追悼仪式上再度得到褒扬,但他们在最后一次出航中执行的任务究竟是什么,外界无从知晓。

 

俄潜艇事故真相或成“永远的秘密”
潜艇救援是世界性难题